流星龙猫

是只会开车和咕咕的勉强文手
叫我流猫就好
孩厨
全圈无雷点
杂食
*露出了想要扩列的眼神*
QQ:2107098253
在线陪聊X

  “今天真冷。”

  小法师窝在沙发里,他对面的壁炉里燃着不大但却温暖的火焰,把小法师的脸照着通红。

  “嗯,真冷。”

  半精灵附和着,但却没有坐在壁炉旁边,他裹着厚厚的毛毯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用棕红色的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所以你为什么不过来呢,火边更暖和不是吗。”

  “火边更暖和…哈哈…”

  半精灵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他低声笑起来,摇了摇头,或者是是耸了耸肩,他把自己裹得太严实了,以至于小法师看不到他究竟做了什么。

  “嘿,怎么了,我说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不不不,不是你…是一个恶魔。”

  “这么寒冷的天气,如果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可以听,再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的话,一定很不错,不是吗?”

  “如果你想的话。”

  半精灵轻笑着,接过小法师递来的茶。

  “那是一个同样寒冷的冬天。”

  “就像今天?”

  “就像今天...”

  

  “喂,你是个恶魔吧。”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男孩拉住过路人的衣角,一脸好奇的问道。

  “是啊小鬼,你家大人呢?如果你的家长知道你居然拽住一个恶魔,他们会把你的屁股打开花的。”

  再次被拦下的恶魔无奈的说着,对着还不甘心离开的小男孩张开嘴,喷出一丝带着硫磺气息的火星。

  “好了小子,快走吧。”

  把好奇的男孩轰走,和他的同类比并不算高大,甚至还有些矮小的白色恶魔加快脚步,在有其他人拦住去路前走进了一家书店。

  “克莱恩,你来晚了。”

  半精灵摊在椅子上,脸上盖着一本书,虽然闭着眼,但他强大的感知力却早已‘看’到了店外的白色恶魔。

  “哇哦,你不知道我一路上被多少人拦下过,有士兵,有巡逻队,有法师,甚至还有几个小屁孩。嘿,现在的小孩胆子都这么大吗?我好歹也是个恶魔啊。”

  名为克莱恩的白色恶魔抱怨着,口中喷出几颗火星。

  “如果你把我的书烧着了,我就把你烧着。”

  “哦…哦…疯狗科索,疯狗科索…”

  拉长了声音,克莱恩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小心的捏起一本黑色封皮的书。

  “《地狱蠕虫的一百种吃法》?恶…”

  把这本流传不广但在某个圈子里十分畅销的书放回书架上,白色恶魔以轻快的语气——也许这个形容词不太合适,恶魔,不管是什么恶魔,他们说话的声音都不可能轻的起来,道。

  “嘿科索,你猜我最近去了哪?”

  “嗯哼?”

  半精灵发出一个鼻音。

  “我去了塔克索拉,那里真是个好地方,水好,土好,嘿嘿,人也好。”

  白色恶魔发出一阵笑声,科索愣是在这笑声里听出一丝羞涩。

  “呃…”

  “我认识了一个好姑娘,她不漂亮,但是很温柔,嘿嘿,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

  “…哇哦。”

  沉默几秒,半精灵发出一声感叹,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白色恶魔的样貌的,白色恶魔也是恶魔,但却不想他们的兄弟们,那些纯粹的恶魔一样没有理智,每一个白色恶魔都挣脱了混沌的控制,也许是天赋异禀,也许是意志惊人,他们往往比其他同类更加强大。

  “这次我回来,就是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我们会有一个盛大的婚礼,在教堂,当然不会是圣光教堂,在她的亲人朋友的见证下…哦哦,当然,还有我的朋友,你会来的吧?科索?”

  “会的,会的。”

  说实话,我们的半精灵也十分好奇那个女孩是什么样子的,一个普通的女孩,却选择和恶魔结婚,她的父母肯定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看来她的家人很开放,但是,克莱恩,塔克索拉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塔克索拉位于大陆西部,是塔克吉尔王国的的领地,由一个在教会的阴影中苦苦挣扎的小贵族统治,在哪里,圣光教会几乎得到了全部的控制权,其他的教会几乎无法在那里出现,更别说是建立教堂了,现在那里仅有的,只有一个残破的知识之神教会,不过他们也已经要被圣光‘净化’了。

  “是的是的,只要我们结完婚,我就会带她和她的家人来这边,相信她不会拒绝的,我们会买下一间房子,要带花园的那种,然后在花园里种满蔷薇,她最喜欢这个了…”

  至少比半精灵高出一尺的白色恶魔笑着,沉浸在他幻想出的婚后生活中。

  “嘿,克莱恩?嘿!克莱恩!”

  “哦?哦!是的科索,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婚礼就会开始了!”

  “好的,好的,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下。”

  “嘿嘿…嘿嘿…”

  丢下傻笑的白色恶魔,半精灵随便收拾了一下小店,拿起了自己的装备。

  “今天的运气是?”

  银色的硬币被抛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硬币落下,却没有回到半精灵的手里,而是弹在了桌子上,在上面滚动着,直到其碰到一本厚厚的书,才停下来。

  《鲜艳的蔷薇之下,埋葬着冤死的灵魂》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没等半精灵仔细思考,就被迫不及待要回去的白色恶魔拽出了小店,他被克莱恩拽着,一路拉出了城外。

  肯得尔的冬天很冷,冷到除了人,没有生物会在冬天出门。

  “呼…好冷。”

  半精灵呼出一口热气,看着白烟飘起。

  “克莱恩,吐点火吧。”

  科索开玩笑的说着。

  “不可能,我是冰魔,冰魔是不会吐出火的。”

  白色恶魔严肃的回答,对一脸‘你开玩笑呢吧’表情的半精灵说。

  “冰魔是不会吐火的。”

  说话间,他吐出几个火星。

  “这玩意其实是凉的,只是看着像火而已。”

  他冲着半精灵吐了一口气,看似火星的红色冰霜瞬间挂满了半精灵的头发,几乎把他的一头金发染白。

  “...哇哦。”

  半精灵想了想,决定以一个感叹词发表自己的看法。

  

  “哇哦,冰魔真的会吐出红色的冰渣吗?”

  小法师发出了和半精灵一样的声音,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反正克莱恩是这样的。”

  半精灵还是缩在厚实的毛毯里,只露出一只手,拿着小法师递给他的茶,那茶已经不热了,在他说故事的时候,热气就偷偷溜走了。

  “然后我们去了塔克索拉,去见那位温柔的女孩。”

  

  塔克索拉的冬天一样寒冷,街上几乎看不到人,但我们的半精灵总觉得,有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穿过塔克索拉市,来到一个小镇,白色恶魔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这里…平时也这么安静吗?”

  半精灵有些不安,随着他们的深入,他越能感受到这里的不寻常,太安静了,甚至有些诡异的寂静。

  “不…平时…很热闹…”

  白色恶魔一个词一个词的说着,他的通用语好像突然变得生疏,必须用这种缓慢的语调说出。

  “可…”

  没等半精灵说完,就发现白色恶魔的脸色一变,那张不算好看但也比其他恶魔种更顺眼的脸上出现了惊恐和极度的烦恼。

  就在半精灵奇怪他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时,一股熟悉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子。

  血腥味。

  浓重的血腥味。

  半精灵也变了脸色,他已经猜到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缓慢的向血腥味飘来的方向走去,那是小镇的中心,一个小巧的广场。

  每走一步,半精灵都觉得那血腥味变的更加浓重,浓重到四周的空气里都带上了血色,雪地上都盖上了一层红色。

  红色。

  入目之处,皆为红色。

  一块木板被钉在小广场前,上面只有一句话,但这句只有几个字的,短小的句子却残忍的夺去了整个小镇的生命。

  【罪名:勾结恶魔,已处刑。】

  “克莱恩…”

  半精灵觉得他的通用语也变得生疏了。

  “她是个好女孩。”

  白色恶魔直勾勾的看着广场中央,就好像那个女孩站在那里一样。

  “她喜欢黄色的裙子,喜欢把野花别在头发上。”

  白色恶魔说着,语气低沉温柔,好像在对恋人说话。

  “她喜欢吃糖,每次都会吃很多,所以她也经常牙疼。”

  白色恶魔一点一点的说着,如数家珍一般说着那个女孩喜欢的事情,说着她每天要做的事情。

  但半精灵只觉得四周越来越冷,好似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一般,刺骨的冷。

  “她说她喜欢我的冰焰。”

  白色恶魔动了。

  “她说如果她死了,要用我的冰焰火化,然后撒进蔷薇丛里。”

  红色的火焰瞬间铺满整个广场,但站在这火焰之外的半精灵却感觉不到一声暖意。

  “她说…她讨厌圣光教会,因为他们踩坏了她的蔷薇花。”

  

  “哇哦…这真是…”

  小法师张大嘴巴,思绪还沉浸在这个故事里。

  “那他最后…”

  “你知道‘圣光复仇者‘吗?”

  “就是那个专门猎杀圣光教会的猎杀者?是他?”

  半精灵笑了笑,也许是笑了笑,在小法师的角度看不见半精灵的脸,没有说话,只是把那杯中早已凉透的茶一饮而尽。

  冰冷的茶水苦涩但又带着一丝甘甜的回响,半精灵眯起眼睛,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窗外的雪花猛烈的砸着窗户,壁炉里的木材燃烧着,不时发出噼啪声,红色的火光照映着四周,给房间映成了温暖的红色。

  “真冷啊…”

  

霞光

  桃红色的霞光。

  真美。

  十二岁的唐云谦站在山顶,望着西方漫天的霞光,感叹着。

  

  火红色的天空。

  十六岁的唐云谦站在飞剑上,飞速掠过山顶,回首间隐隐看见漫天霞光,但比霞光更耀眼的,却是那被染红的天空,那是被大火染红的,绝望的火红色。

  

  鲜红的雾气。

  二十岁的唐云谦站在山顶小亭,冷漠的注视着天空,天刚明,却没有霞光,山顶雾气缭绕,有些冷,但对此时的唐云谦来说,这点凉气,不算什么。

  天空有些暗红,雾气中也带着一丝鲜红,这是鲜血的红。

  

  桃红色的霞光。

  二十四岁的唐云谦躺在山间小亭,望着天空,天渐渐亮起,一丝桃红色的霞光出现在天边,一点点铺满天空,鲜血在薄雾中飘散,血红的雾气,和那桃红色的霞光相比,却显得有些刺眼。

  意识逐渐模糊,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看向那天边,一抹桃红映入眼帘,一如他十二岁那年,为躲避师傅的责罚,连夜躲到山上,看到的,桃红色的霞光。

  真美

  他想。

  

  

  ——玄历八年,魔道复出,白河唐家被灭满门,上下三百六十二人皆被杀,唯唐家独子失踪,唐家独子,年十六,其师云开霞,以一人之力抵挡魔教三十六派之一血魔宗,以一招‘血漫飞霞’硬撼血魔宗宗主,后与其同归于尽

  

  

  

  

智障女神和祂的信徒们

【其实这是我同学


  “这里,就是‘城主府’,据说,这里的城主是一位强大的邪神,拥有掌控规则的力量…”

  冒险者们一阵骚动,他们的队长看向说话的人。

  “掌控规则?这么强大的神明应该会被世界排斥吧,为什么祂还可以停留在这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的情报绝对没错,你们信不信都跟我没关系,把尾款结了吧,说送你们到底就送你们到底,一步都不多走。”

  “贪婪的老鼠。”

  剑士打扮的男人扔出一袋金币,拿到尾款的向导接过袋子掂了掂,满意的离开。

  其余的冒险者们纷纷看向自己的队长,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一个作法师样的冒险者先前一步来到他身旁,小声问道:

  “队长,我们要不要…?”

  “来都来了,先去看看吧。”

  来都来了,不去看看,还能怎么样,他们仅仅是雇佣了个向导就用光了全部的钱,如果再没有收获,难道要他们去喝西北风吗。

  见没有人有异议,队长遍选择了个方向开始探索,但这里实在没有什么探索的必要,‘城主’泄露的气息赶走了近乎所有的生物,偶尔有植物出现在附近,也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这里…不太对劲…”

  一股莫名的气息充斥着空间,怪异的能力波动越来越强。

  在这种危险的环境里继续前进明显是愚蠢的,但不知为何,没有人提出返回这种建议,时间一点点流逝,冒险者们也离城主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

  没有人说话,只有布料摩擦,武器碰撞的微小声音偶尔响起,在近乎诡异的气氛中,这只小队终于发现了这里的城主,或者说,他们终于被这里的城主发现了。

  “人类…”

  入眼是一根高大的石柱,石柱周围围满了白黄的枯骨,以诡异的姿势向中央的石柱跪拜着。

  身着华贵长裙的少女优雅的坐在石柱上,海蓝色的长发在空中缓缓漂浮着,脸庞如瓷器一般精致,墨色的眸子透露出神秘的色彩,但这双眸中,却不见一点,哪怕一丝理性的神采。

  “闯入者…”

  祂只是看着,看着哪些不经祂同意便闯入祂的国度的蝼蚁们,但在这注视下,哪些冒险者却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一个个汗如雨下,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没有人发出警告,所有人都被这危险的注视笼罩着,只有几个精神略微强韧的冒险者还能发出一两声恐慌的叫喊,但在祂的领域里,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无聊…”

  似是感到无趣,又或者只是觉得这些弱小的人类不值得自己浪费时间,少女移开视线,无神的双眸看向虚空,放过了这些可怜虫们。

  但只是这几秒的注视,就足以使这些弱小者发疯了。

  毫无理智的眼睛,如同少女的双眼,没有理智,没有感情,没有任何色彩。

  曾经的冒险者们靠近石柱,跪倒在地,如同他们的前辈那样,为他们的‘神’献上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但他们的神只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气,像最开始那样,继续望着虚无的穹顶。

 

看我发现了谁

嘻嘻

突然觉得,以医入道是最好走的路。

安全(暂时,被患者砍死可不算),简单(任何路到后面都不简单),还能开挂(现代医学的挂)。

但这条路也不好走,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最后也是走不通的。

【所以我一个专攻西幻的人在说什么呢

推书(十?)

  伊森的奇幻漂流


  作者:冥域天使

  伊森来到了一个满是海洋的世界。 

 一个人,一条船;还有一个能够穿梭万界的指针!  踏上征途,有着漫威、DC等无数位面做后盾,目标自然是那星辰大海……大概吧……



  看了百多章,没发现女主,面前主角去了很多dc漫威什么的世界,也有像生化之类的电影,主世界是个只有海的世界,伊森到各个世界诱拐x船员上自己的船。

还蛮肥的,可以宰了x

!发现女主了!!

淦!多女主?!



  宿主请留步


  作者:雪落君

  宿主请留步!系统还有三十秒抵达战场。 故事,从苏洛玩炸了系统后,翻身兼职干系统开始


     虽然你玩炸系统的理由很奇怪,但不可否认的是剧情朝我想看的方向发展了,虽然被分在科技类,但你去的明明是武侠世界啊!

前两章推荐跳过,不影响【你确定?】阅读。

已完结了

  


  


【不会批评还真是抱歉了啊!


还有,百度你是不是又窥探我的生活!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什么书!

我想去机械境(三)

第三章 准备(一)


  科索不是个好的冒险者,但他至少是个当地人,不对,我们不应该这么说,因为我们的小法师也是当地人,可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从科索的书店回到自己家。


  每次要去科索的书店,他总是要先到他学习的地方:他导师的魔法塔,一座并不高大的,盖在城市中央的白色尖塔,然后从那里再出发去他原来要去的地方,毕竟,那里是城市的中心。


  说到这里,我们似乎还不知道我们的主角叫什么,虽然这并不重要,但在这里还是要说一下的,我们的主角,年轻的中阶法师,一个因为某些随便什么的不重要问题死亡后来到这个世界的普通(穿越者真的可以用普通来形容吗)穿越者。


  他原先的名字已经废弃,而他现在的名字则是艾恩·真理,作为一个标准的真理派法师,艾恩也在从一个法师信徒晋升到初阶法师的时候把自己的姓氏改为了真理,这是真理派法师的传统,在这里便就不多赘述了。


  在这个世界,真名可是一种‘昂贵’的东西,奴隶想要取回自己的真名,需要一大笔钱来赎买自己,而一个恶魔或者魔鬼的真名,能在黑市上卖出很多很多金币,让巨龙都眼红的金币,因为这个世界中有太多针对性的魔法了。


  有些魔法,只要有被施术者的真名和血液,就可以对被施术者进行召唤,或者控制,再或者你想做的任何事。


  甚至有时你只是念出了一个名字,那个名字的主人便可以通过某种莫名的联系感应到你,实力强大者,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你。


  好吧,似乎扯的有些远了,让我们回到开始的话题,科索并不是个好的冒险者。


  虽然科索实力强大,经验丰富,但他的经验却大多数都是像如何打碎一只幽魂并让他无法复活,或者是如何杀死一只穿着整套盔甲的兽人,而不是像普通的冒险者,判断前方是否有陷阱,从一些被砍的稀碎的尸骸里找出有价值的部分,或者在一堆僵尸的眼皮子底下从遗迹里找寻宝藏…


  哦,最后一点可能并不确切,因为僵尸是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东西的,他们,也许是它们,只需要用自己的灵魂之火感应四周,就能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


  现在再来说说我们不认路的本地人和不称职的冒险者,十分钟之前,我们的主角,从半精灵的书店出发,去往他常去的一家小酒馆,而现在,我们的半精灵却在广场前看到了第三次转回这里的小法师。


  “呃…嗨,科索。”


  小法师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半精灵打了个招呼,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尴尬。


  “看来你不怎么忙,那么,要和我一起去准备些东西吗?”


  我们善解人意的半精灵发出邀请。


  “好啊。”


  反正我也找不到路,小法师这么想着,跟上半精灵的步伐。


  半精灵很少出门,但他却对这里很熟悉,至少比小法师熟悉,他步履轻盈的走过红色的砖石路,和路边的商贩们打着招呼,不时和一些相熟的冒险者闲谈两句,最后,他在一个破旧的小酒馆前停下了脚步。


  小法师跟着科索进入酒馆,环顾四周,这个小酒馆不大(不然就不是小酒馆了),客人也寥寥无几,只有几个冒险者打扮的人坐在角落里喝着酒,玩着一种奇怪的卡牌游戏。


  “你知道吗,玩这个游戏的秘诀有三个,护符,武器,还有朋友。”


  这句话好像是什么有趣的笑话,角落里响起一些笑声,小法师不明所以得看了一会,也没搞懂这游戏是怎么玩的,而半精灵则坐到了吧台前,点了一杯黑麦啤酒。


  “哦哦,看看这是谁?我们的乖狗狗!你终于从你的狗窝里出来了?”


  “今天天气不错,就算再胆小的兔子都会从窝里出来,就像你被魔化兔咬掉耳朵的那天一样。”


  “嘿,我们说好了不提这件事的!”


  半精灵耸耸肩,没有回答,少了半只耳朵的酒吧老板骂骂咧咧的给他倒上一杯黑麦啤酒,酒吧老板叫乔尔,冒险者们都习惯叫他老乔尔,而老乔尔本人却不承认这个称号,他总是对别人说:不,不要叫我老乔尔!我不老,我也不叫乔尔。


  不过冒险者们依旧这么叫,有时候他们还会故意大叫这个名字,而缺了半只耳朵的老乔尔也只能像现在一样嘟囔两句或者抱怨一下,毕竟,他连最弱的魔化兔都打不过。


  “好吧好吧,疯狂的狗狗,和你的同伴下去吧。”


  黑麦啤酒放在充满污渍的吧台上,半精灵连看都没看,他转头招呼了一声小法师,从酒馆的后门离开。


  

我想去机械境(二)

第二章 科索


  “欢迎——”


  年轻的半精灵——至少看上去是这样,坐在柜台后面,头也不抬的说,他的手里拿着一本封皮老旧的书籍,上面印着一些奇怪的文字,小法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才勉强认出那似乎是一种鲜有人使用的炼狱语言。


  “看来最近都没什么客人。”


  小法师拍掉椅子上积了厚厚一层的灰尘,从临近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你不能期望那些没文化的冒险者会热爱阅读。”


  听到小法师熟悉的声音,半精灵放下书,从柜台后面绕出来。


  “《炼狱蠕虫的一百种吃法》?希望你还没吃早饭。”


  小法师耸耸肩,打开这本奇怪的书,没翻两页,又迅速的合上了它,他脸色古怪的看向半精灵。


  “你早知道这本书写的是什么,对吗?”


  “当然,这里的书都是我亲手挑选的。”半精灵笑了笑,“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本书的,它的插图可谓是生动形象,这本书可是克莱恩先生的最爱。”


  “那是因为克莱恩是个魔鬼,虽然他现在是个人类,但他也是从炼狱里出来的。”


  小法师把这本有这精妙插图的书放回书架上,“现在,我们来说正事。”


  “科索,‘疯狗’科索,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雇佣,我要去机械境一趟。”


  “不要。”


  半精灵简洁的回答,这个答案是小法师已经预料到的,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说服这个有些顽固的半精灵,但听到对方如此不假思索的回答,小法师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拜托,你是我的追随者诶,虽然契约已经过期了,但你就不能给我一点优待吗?”


  “不可能,你以为我为什么是疯狗,而不是忠犬之类的?那是因为我曾经杀了三个在契约结束以后还想逼迫我出门的白痴。”


  所有人都知道,叫科索出门是个多么困难的事情,有那个时间叫他出门,为什么不去冒险者工会雇佣几个冒险者呢,至少那些冒险者还便宜点。


  如果在我的世界,你一定是个肥宅,小法师默默的想。


  “好吧好吧,我了解你,就像你了解我那样,三曲腾的线索,干不干?”


  半精灵猛的瞪大眼睛,碧蓝的眼睛中飞速闪过一丝红光,如果是不熟悉半精灵的人看到了说不定会认为是幻觉,但我们的小法师可不会这么想。


  “在哪?”


  “机械境,怎么样,和我一起去?”


  半精灵思索了一会,眼中红光闪烁数次,似乎在犹豫,不过我们的小法师知道,对方一定会同意。


  哪有巨龙能拒绝金币的诱惑呢,法师想。


  “…好吧,我需要准备一下。”


  半精灵起身,从书架里抽出一本名为《封印魔法的奥秘》的厚重书籍,从里面抽出一张半新不旧的羊皮纸。


  “你知道的,没有这个,我出不去这间屋子。”


  科索把那张羊皮纸折好放进口袋,这张羊皮纸上写满了天界生物的文字,只有这些文字才能掩饰他身上的恶魔气息,或者说,邪恶气息。


  科索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半精灵,他甚至不是一个拥有灵魂的生物,比起诸如人类,精灵,矮人,侏儒,或者半兽人什么的智慧生物,他更像是一个炼金生命,一个血肉傀儡,他没有灵魂,身体不会衰老,更可以自我修复,但又不同于其他炼金生命,他身上没有符文。


  科索就像一个真正的半精灵,尖耳朵,英俊帅气,身材纤细,动作轻盈快速,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他不需要进食,不需要睡觉,就像一个真正的魔法生命,但他却有血液,需要能量——魔力,灵魂,或者别的什么可以燃烧的东西,来驱动。


  而我们刚才提到的,邪恶气息,则是因为他曾经在地狱,注意,不是炼狱,待过太长时间,和那些恶魔,天生的邪恶生物一起待过太久——主要是和恶魔一起攻打混沌,所以身上也沾染了恶魔的气息,甚至不得不利用天界生物的力量才让自己不会被主位面排斥出去。


  而这间屋子,就是那些长着翅膀的圣洁生命帮他留在这里的道具,在这间二层小楼的地基下面,有着一个威力不俗的魔法阵,魔法阵的核心是一个天界生命的羽毛,正确来讲,是一大片带有神圣力量的羽毛,用来中和科索身上那过于浓重的邪恶之力。


  天知道他到底在地狱界干了什么,每次见到科索,小法师都会这么想。


  

我想去机械境(一)

第一章 我想去机械境


    “导师,我想去机械境。”

  身着黑色法师袍的年轻法师如此说。

  “不行,你昨天才刚请过假。”

  手持一瓶炼金药剂正在做实验的中年法师一口回绝了他的要求。

  “导师——我说,我想去机械境!”

  “我说了不行…等等,你想去哪?”

  “机械境。”

  年轻的法师叹口气,他就知道他的导师没在听他说话。

  “你去那里干什么?不,不行,你还太弱了。”

  中年法师放下手里的药水,审视着小法师。

  “导师,我已经是个中阶法师了!可以去其他位面了!”

  中年人沉吟片刻,说到。

  “虽然你已经中阶了,但是你的经验太少了,你只有二十岁,二十岁,你还太年轻。”

  他把小法师的年龄说了两遍,以强调这一点。

  “我不否认你是个天才,但是,但是…”

  他在不大的研究室里来回踱步。

  “这样吧,如果你能杀死一只巨龙,或者泰坦巨人,或者恶魔领主之类的,我就允许你去机械境。

  但首先,先完成你的第一次冒险吧,我可不想让你死在巨龙的龙息之下。”

  “我会的,导师。”

  小法师轻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