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龙猫

是只会开车和咕咕的勉强文手
叫我流猫就好
孩厨
全圈无雷点
杂食
*露出了想要扩列的眼神*
QQ:2107098253
在线陪聊X

  “今天真冷。”

  小法师窝在沙发里,他对面的壁炉里燃着不大但却温暖的火焰,把小法师的脸照着通红。

  “嗯,真冷。”

  半精灵附和着,但却没有坐在壁炉旁边,他裹着厚厚的毛毯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用棕红色的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所以你为什么不过来呢,火边更暖和不是吗。”

  “火边更暖和…哈哈…”

  半精灵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他低声笑起来,摇了摇头,或者是是耸了耸肩,他把自己裹得太严实了,以至于小法师看不到他究竟做了什么。

  “嘿,怎么了,我说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不不不,不是你…是一个恶魔。”

  “这么寒冷的天气,如果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可以听,再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的话,一定很不错,不是吗?”

  “如果你想的话。”

  半精灵轻笑着,接过小法师递来的茶。

  “那是一个同样寒冷的冬天。”

  “就像今天?”

  “就像今天...”

  

  “喂,你是个恶魔吧。”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男孩拉住过路人的衣角,一脸好奇的问道。

  “是啊小鬼,你家大人呢?如果你的家长知道你居然拽住一个恶魔,他们会把你的屁股打开花的。”

  再次被拦下的恶魔无奈的说着,对着还不甘心离开的小男孩张开嘴,喷出一丝带着硫磺气息的火星。

  “好了小子,快走吧。”

  把好奇的男孩轰走,和他的同类比并不算高大,甚至还有些矮小的白色恶魔加快脚步,在有其他人拦住去路前走进了一家书店。

  “克莱恩,你来晚了。”

  半精灵摊在椅子上,脸上盖着一本书,虽然闭着眼,但他强大的感知力却早已‘看’到了店外的白色恶魔。

  “哇哦,你不知道我一路上被多少人拦下过,有士兵,有巡逻队,有法师,甚至还有几个小屁孩。嘿,现在的小孩胆子都这么大吗?我好歹也是个恶魔啊。”

  名为克莱恩的白色恶魔抱怨着,口中喷出几颗火星。

  “如果你把我的书烧着了,我就把你烧着。”

  “哦…哦…疯狗科索,疯狗科索…”

  拉长了声音,克莱恩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小心的捏起一本黑色封皮的书。

  “《地狱蠕虫的一百种吃法》?恶…”

  把这本流传不广但在某个圈子里十分畅销的书放回书架上,白色恶魔以轻快的语气——也许这个形容词不太合适,恶魔,不管是什么恶魔,他们说话的声音都不可能轻的起来,道。

  “嘿科索,你猜我最近去了哪?”

  “嗯哼?”

  半精灵发出一个鼻音。

  “我去了塔克索拉,那里真是个好地方,水好,土好,嘿嘿,人也好。”

  白色恶魔发出一阵笑声,科索愣是在这笑声里听出一丝羞涩。

  “呃…”

  “我认识了一个好姑娘,她不漂亮,但是很温柔,嘿嘿,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

  “…哇哦。”

  沉默几秒,半精灵发出一声感叹,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白色恶魔的样貌的,白色恶魔也是恶魔,但却不想他们的兄弟们,那些纯粹的恶魔一样没有理智,每一个白色恶魔都挣脱了混沌的控制,也许是天赋异禀,也许是意志惊人,他们往往比其他同类更加强大。

  “这次我回来,就是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我们会有一个盛大的婚礼,在教堂,当然不会是圣光教堂,在她的亲人朋友的见证下…哦哦,当然,还有我的朋友,你会来的吧?科索?”

  “会的,会的。”

  说实话,我们的半精灵也十分好奇那个女孩是什么样子的,一个普通的女孩,却选择和恶魔结婚,她的父母肯定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看来她的家人很开放,但是,克莱恩,塔克索拉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塔克索拉位于大陆西部,是塔克吉尔王国的的领地,由一个在教会的阴影中苦苦挣扎的小贵族统治,在哪里,圣光教会几乎得到了全部的控制权,其他的教会几乎无法在那里出现,更别说是建立教堂了,现在那里仅有的,只有一个残破的知识之神教会,不过他们也已经要被圣光‘净化’了。

  “是的是的,只要我们结完婚,我就会带她和她的家人来这边,相信她不会拒绝的,我们会买下一间房子,要带花园的那种,然后在花园里种满蔷薇,她最喜欢这个了…”

  至少比半精灵高出一尺的白色恶魔笑着,沉浸在他幻想出的婚后生活中。

  “嘿,克莱恩?嘿!克莱恩!”

  “哦?哦!是的科索,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婚礼就会开始了!”

  “好的,好的,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下。”

  “嘿嘿…嘿嘿…”

  丢下傻笑的白色恶魔,半精灵随便收拾了一下小店,拿起了自己的装备。

  “今天的运气是?”

  银色的硬币被抛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硬币落下,却没有回到半精灵的手里,而是弹在了桌子上,在上面滚动着,直到其碰到一本厚厚的书,才停下来。

  《鲜艳的蔷薇之下,埋葬着冤死的灵魂》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没等半精灵仔细思考,就被迫不及待要回去的白色恶魔拽出了小店,他被克莱恩拽着,一路拉出了城外。

  肯得尔的冬天很冷,冷到除了人,没有生物会在冬天出门。

  “呼…好冷。”

  半精灵呼出一口热气,看着白烟飘起。

  “克莱恩,吐点火吧。”

  科索开玩笑的说着。

  “不可能,我是冰魔,冰魔是不会吐出火的。”

  白色恶魔严肃的回答,对一脸‘你开玩笑呢吧’表情的半精灵说。

  “冰魔是不会吐火的。”

  说话间,他吐出几个火星。

  “这玩意其实是凉的,只是看着像火而已。”

  他冲着半精灵吐了一口气,看似火星的红色冰霜瞬间挂满了半精灵的头发,几乎把他的一头金发染白。

  “...哇哦。”

  半精灵想了想,决定以一个感叹词发表自己的看法。

  

  “哇哦,冰魔真的会吐出红色的冰渣吗?”

  小法师发出了和半精灵一样的声音,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反正克莱恩是这样的。”

  半精灵还是缩在厚实的毛毯里,只露出一只手,拿着小法师递给他的茶,那茶已经不热了,在他说故事的时候,热气就偷偷溜走了。

  “然后我们去了塔克索拉,去见那位温柔的女孩。”

  

  塔克索拉的冬天一样寒冷,街上几乎看不到人,但我们的半精灵总觉得,有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穿过塔克索拉市,来到一个小镇,白色恶魔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这里…平时也这么安静吗?”

  半精灵有些不安,随着他们的深入,他越能感受到这里的不寻常,太安静了,甚至有些诡异的寂静。

  “不…平时…很热闹…”

  白色恶魔一个词一个词的说着,他的通用语好像突然变得生疏,必须用这种缓慢的语调说出。

  “可…”

  没等半精灵说完,就发现白色恶魔的脸色一变,那张不算好看但也比其他恶魔种更顺眼的脸上出现了惊恐和极度的烦恼。

  就在半精灵奇怪他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时,一股熟悉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子。

  血腥味。

  浓重的血腥味。

  半精灵也变了脸色,他已经猜到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缓慢的向血腥味飘来的方向走去,那是小镇的中心,一个小巧的广场。

  每走一步,半精灵都觉得那血腥味变的更加浓重,浓重到四周的空气里都带上了血色,雪地上都盖上了一层红色。

  红色。

  入目之处,皆为红色。

  一块木板被钉在小广场前,上面只有一句话,但这句只有几个字的,短小的句子却残忍的夺去了整个小镇的生命。

  【罪名:勾结恶魔,已处刑。】

  “克莱恩…”

  半精灵觉得他的通用语也变得生疏了。

  “她是个好女孩。”

  白色恶魔直勾勾的看着广场中央,就好像那个女孩站在那里一样。

  “她喜欢黄色的裙子,喜欢把野花别在头发上。”

  白色恶魔说着,语气低沉温柔,好像在对恋人说话。

  “她喜欢吃糖,每次都会吃很多,所以她也经常牙疼。”

  白色恶魔一点一点的说着,如数家珍一般说着那个女孩喜欢的事情,说着她每天要做的事情。

  但半精灵只觉得四周越来越冷,好似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一般,刺骨的冷。

  “她说她喜欢我的冰焰。”

  白色恶魔动了。

  “她说如果她死了,要用我的冰焰火化,然后撒进蔷薇丛里。”

  红色的火焰瞬间铺满整个广场,但站在这火焰之外的半精灵却感觉不到一声暖意。

  “她说…她讨厌圣光教会,因为他们踩坏了她的蔷薇花。”

  

  “哇哦…这真是…”

  小法师张大嘴巴,思绪还沉浸在这个故事里。

  “那他最后…”

  “你知道‘圣光复仇者‘吗?”

  “就是那个专门猎杀圣光教会的猎杀者?是他?”

  半精灵笑了笑,也许是笑了笑,在小法师的角度看不见半精灵的脸,没有说话,只是把那杯中早已凉透的茶一饮而尽。

  冰冷的茶水苦涩但又带着一丝甘甜的回响,半精灵眯起眼睛,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窗外的雪花猛烈的砸着窗户,壁炉里的木材燃烧着,不时发出噼啪声,红色的火光照映着四周,给房间映成了温暖的红色。

  “真冷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