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龙猫

是只会开车和咕咕的勉强文手
叫我流猫就好
孩厨
全圈无雷点
杂食
*露出了想要扩列的眼神*
QQ:2107098253
在线陪聊X

灰海-花吐症

灰海-花吐症
—————

奇怪

真的很奇怪

灰叶想

没有人是这个颜色的啊

———

一开始,有一个外勤请了假

他请了假,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没有人在意一个小小外勤的去向

但灰叶,情报部部长,兼外交部部长,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还被上级欺负的灰叶,发觉了一丝不对劲

那个外勤回来请假的时候,灰叶正好在现场,可能是被海俐夜赶出来或者是被凯撒追着跑出来,不管为什么,反正他刚好就在那里

刚好,被那个没什么特点的士兵撞到

一片淡蓝色的小花落在他肩膀上

真漂亮

他想

蓝色的花瓣包裹着淡黄色的斑点,看上去应该是某种野花

他伸手摘下那朵花,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是从外面带进来的吧

他又想

那个士兵离开的方向爆发出一阵哗声,几个警卫匆匆忙忙的从他身边跑过

出什么事了呢

他想回头,但那花却牵制着他的视线,蓝色的花瓣一点点消失,化为光点消散在空中

真漂亮

他感叹了一句,沉浸在那美丽的植物上

直到他吐出一片花瓣

淡紫色的花瓣,可能还有点蓝?交杂着点暗黄色的纹路,从口中滑出

灰叶托着手中像纸一样薄的花瓣,看着它消散在空气中

真奇怪

他想

它是从哪来的呢

他去了情报处,去了研究院,去了档案室,总算,在档案室最潮湿阴暗的角落找到了他想知道的东西

花吐症

一个新的名词

被诅咒传染的人会吐出花瓣,如果有一天吐出了完整的花,那就会死

只有亲吻,或者被亲吻,自己暗恋的人,这诅咒才会消失

真奇怪

灰叶想

如果没有暗恋的人,那就不会被传染了吗?

如果这样,那么,自己暗恋的人,又是谁呢?

他又吐出一瓣花瓣,这次的颜色似乎变深了

他把花瓣送到研究院,但研究员们没空管这个,他们已经被各种乱七八糟的研究搞的焦头烂额了

‘先拿这个保存起来吧,我现在没空’

扯着一条铁链的研究员随手抛给他一个盒子

灰叶把花瓣放进盒子,灌入能量

枫叶般的颜色包裹着淡紫色的花瓣,看上去漂亮极了

真漂亮

他想

就像海俐夜一样,虽然有无法遮挡的缺陷,却依旧美丽

他收起保存了花瓣的盒子,来到指挥部

只是吐花,不会影响工作的

他思索着,坐在办公桌后,像平常一样,处理公务,唤来下属,下达命令

但这次,他失策了

一片花瓣从口中落下

对面的下属瞪大了眼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的部长大人,患上了花吐症

这件事也没能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唯有几个好事的士兵议论着部长暗恋的人,八卦着灰叶什么时候会去告白

时间一天天过去

灰叶没有动静,有些人开始慌了

他换了个更大的盒子,因为原先的盒子已经装不下他吐出的花瓣,或者说,缺了几瓣的花

他不知道自己暗恋着谁,花瓣的颜色也看不出来什么,这暗淡的紫色只能让他想起某个烦人的上司

但不可能是他

不是因为性别或者别的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感觉,不是他

灰叶趴在桌子上,注视着盒子里一起一落漂浮着的花瓣

紫色的花瓣上点缀着棕色的纹路,还有一些红色的斑点,花瓣根部明显比紫色更深一些

真漂亮

他想

即使颜色混在一起,也很漂亮,就像海俐夜,但海俐夜不是这个颜色

那是谁呢?

他思索着,索性离开办公室,到外面走走

是谁呢

他思考着,走过研究院,走过指挥部,走过档案馆,走过图书馆,走过寝室

然后停在了海俐夜的办公室前

一不小心就过来了

他想

要不要干脆告个别?

想着,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一片棕色的叶子飘落在地

啊,那是我的颜色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很久以后,每每想起这件事,灰叶的第一印象都是:

为什么海俐夜吐的是叶子


——————

叶子-灰叶(枫叶

紫色的花瓣上点缀着棕色的纹路,还有一些红色的斑点,花瓣根部明显比紫色更深一些-紫色:海俐夜,棕色:海俐夜心中的灰叶,红色:被我强行加进去的暗(对我吃灰暗),深紫色:凯撒(崽他妈的拉郎)


老早之前的文了(因为无聊所以就发上来了
换了个乱七八糟的文风就很开心
出场人物都是(养老)企划里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