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龙猫

是只会开车和咕咕的勉强文手
叫我流猫就好
孩厨
全圈无雷点
杂食
*露出了想要扩列的眼神*
QQ:2107098253
在线陪聊X

片段

格拉德斯的片段
—————

作为一个冒险者来说,格拉德斯无疑是优秀的,但他半精灵的身份却给他带来了很多负担。

半精灵,精灵和人类的混血儿,被人类排斥也不被精灵接受的可悲者,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恶魔之子尚且还能残存于阴沟之下,但半精灵,或许你能在贵族的密室里,或者奴隶贩子手中找到他们。

因为无法捕捉到精灵,还因为精灵王瑕疵必报的作风,半精灵这种人类与精灵的混血儿便成为了贵族们用来彰显自己‘贵族荣耀’的‘勋章’,也是各个奴隶主眼中能卖出高价的‘奢饰品’。

半精灵虽然少,但并非十分罕见,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主战派,部分拒绝战争的精灵迁移到了迷雾森林北方,传说有龙居住的龙之谷中,经常会有冒险者进入其中,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永远留在了那里——以一些包括但不限于死亡的方式。

———

“格拉特…格拉特…你在哪呢?”

轻柔的声音呼唤着他的乳名,一遍又一遍地,轻柔而又急促。

“格拉特…出来啊…要做个乖孩子,听话…”

黑暗中的少年紧紧捂住嘴,蜷缩在床底,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漫长,眼泪模糊了视线,但也无法改变接下来的命运。

“格拉特…再不出来我就要生气了哦…”

声音带着一丝急躁,脚步声这个房间越来越近。

听到生气这个词,少年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随即蜷的更紧,但就是这一下,让床底已经积灰杂物撞到了墙壁,发出一声轻响。

“格拉德斯…不乖哦…”

碧蓝的眸子闪着诡异的光,在地板与床单形成的缝隙间出现,逆着光,恶鬼一般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血红的大嘴似乎要把少年吞噬。

“格拉德斯…格拉德斯…格拉德斯!”

“什、什么!有魔兽袭击吗!”

半精灵被同伴的叫声惊醒,他本能的抓住身边的长弓,睡前就扎在地上的箭矢瞬间被搭在弓上,警戒的动作甚至在他还没有完全清醒时就准备好了。

“袭击个屁,换你守夜了!”

负责守上半夜的佣兵队长打着哈欠,把跳起来的半精灵按回地上,随手拿起一块早已冰冷但依旧甜腻的苹果派——这是法师的最爱,他的空间戒指里塞满了这些,放了太多蜂蜜以至于过于甜腻的苹果派。

把苹果派塞进半精灵嘴里,顶着对方不明所以的眼神,满脸仙气儿的队长道:

“甜食可以平息情绪…我的父亲总是这么说,所以他现在才胖的连门都进不去了…”

你的父亲,我见过他,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胖,嚼着苹果派的半精灵想着,甜腻的味道确实冲淡了梦中的恐惧,不算遥远的记忆再一次被封存起来。

队长不太擅长安慰人,扭头看了一眼秒睡还打起呼噜的队长,半精灵这样想着,拿起树枝拨弄着灰烬,以保证篝火不会太快熄灭。

农户出身的粗旷汉子这辈子擅长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拿起盾牌和长剑,保护他的同伴,就像他的绰号“堡垒”那样,不会有半点攻击能越过堡垒击中里面的士兵。

“队长他确实不太会安慰人。”

法师从唯一一个帐篷里探出头——比起其他职业较弱的身体和需要冥想来保持魔力充足的特性使他得到了这顶帐篷,而不是想半精灵或者其他人一样睡在冰冷的地上。

“我就知道,那家伙又偷吃我的苹果派…”

但他可打不开你的空间戒指,半精灵想。

法师的抱怨渐渐变成了唠叨,他从苹果派说到队长的呼噜声,又从这次的收获讲到可能遇到的魔物,半精灵对对方的反应熟视无睹,只要有一个话头,法师就可以说上一整天,除非他嗓子哑了或者有人打断他。

法师,真名叫做艾伦·真理,在他从一个魔法学徒晋升为一个真正的法师后,他就改变了自己的形姓氏,以表明对真理与知识的探求——这也是每个法师必须遵守的规则,魔法协会的官方解释是为了避免真名诅咒之类的邪恶魔法,不过艾伦法师对此倒有另一番看法。

“我是贵族出身,格雷是我的家族姓氏,艾伦·格雷,哪有艾伦·真理来的高大上?更别提那些农奴出身,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例如黑麦、铁锭之类的家伙了,还不如直接都改姓真理,协会那些懒货们也好统计…”

后面是一大段关于魔法协会的抱怨,似乎法师对此有极大不满,这时就轮到我们的‘堡垒’队长出马了,只要拿走法师面前的苹果派,他保证立刻就会停下来,然后把话头转移到对方身上。

不知不觉中,法师的声音停了下来。

“格拉德斯。”

“嗯…?什么事?”

“脖子上的绷带,开了。”

法师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感觉,被林中潮湿冰冷的风吹进半精灵的耳中,他颤抖了一下,强装镇定地把绷带缠回原来的位置,挡住下面烙印的残痕。

“…你看到了吗?”

半精灵有些慌张,虽然他认为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下自己对面的法师应该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

“看到什么?如果很重要的话要不要我给你做个魔法道具挡一下?”

“不、不用了,没事。”

他松了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法师聊了几句,在对方回到帐篷里后又检查了身上其他地方的遮挡物,在这之后,才彻底放松下来,在暗淡的篝火旁蜷缩起身子,保持警戒的同时思索着购买一个可以制造幻象的魔法道具需要多少金币。

回到帐篷里的法师坐下来,试图冥想但迟迟进入不了状态,他回想着半精灵脖颈上的那个痕迹,他认得那个印记,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真是狗血的剧情,穿越者法师叹口气,记忆却不由自主地回到小的时候,在父亲的书房里发现的,藏在沉重书架后面,却被他无意间打开的,黑暗密室。


评论

热度(3)